艺考“战场” 士兵突击

2月21日,高考报名开始,传媒大学大三的学生李健喆报考相声专业。本报记者张斌摄

一年一度的战役从上周开我始打响,来自全国各地的俊男靓女齐聚中戏、北电,为了自己的艺术之梦,向这两所高等艺术殿堂发起最后“总攻”。这些追梦人中,有为了梦想执着报考N年的,还有愿意放弃大学学业,重新寻梦的……

锲而不舍型

“我有的是时间,直到考上为止”

韩佳纹,16岁,新疆艺术学院附中中专部学生

韩佳纹身材小巧玲珑,气质却与众不同,站在人头攒动的中戏报名队伍中格外打眼。这清爽的气质源于6年的专业芭蕾修为,“最早接触舞蹈是在4岁,只是参加一些业余的舞蹈培训班。从小学开始专业学习专业芭蕾。”接触芭蕾以后,佳纹觉得自己爱上了在台上表现自己的感觉,并许下一个心愿,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成为明星。

为了实现女儿的梦想,父母不远万里把佳纹送到广州艺术学校深圳分校,让她接受更专业的训练。因为在深圳开销很大,仅学费和必要的交通费一年下来就要上万元,还不包括生活费等其它开销,所以佳纹很节俭,很少上街买衣服,一心为她的梦想奋斗着。今年艺考她报考了中戏、北电、上戏和传媒大学的表演专业。“传大和上戏的初试已经通过了!”刚考完北电初试的佳纹兴奋地通报。她对自己在北电的考试比较满意,考试中她准备了《天山景物记》的朗诵,小品环节抽到了应征工作的题目,韩佳纹扮演应聘者。在角色扮演中,佳纹也不忘秀一下自己的特长,在台词中这样设计道,“我是来找工作的,薪水要高一点,因为我是学芭蕾出身……”

有了传大和上戏的开门红,佳纹对最后一门中戏的考试更加有信心,“的初试考的是朗诵和小品,上海戏剧学院考的是朗诵、唱歌和小品,而中戏的初试只有诗朗诵一项,所以压力不是很大”,佳纹胸有成竹地说,“我为中戏和北电分别设计了两套备考方案,因为中戏的初试是诗朗诵,所以我准备了与北电不同篇目——诗歌《美》。如果初试通过,将在中戏复试中朗诵散文《白色山茶花》”。同时,她还为中戏和北电准备了两个舞蹈,一段芭蕾,一段新疆舞。

谈及梦想,佳纹坚定地说,“我要成为像孙俪一样的明星,因为她也是舞蹈出身,所以我也可以!”当被问及如果今年落榜,明年是否会继续报考,佳纹毫不犹豫,“今年我只有16岁,有的是时间,直到考上为止!”本报记者李琦

“只要自己开心,能说相声就行”

徐志航,19岁,河南省艺术学校学生

2月25日上午十点半,天气开始转冷,在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教学楼外等待了一早晨的记者已有些倦怠,一个矮个子男孩的出现,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

他面目黑瘦,头发紧贴在额前,穿一件旧蓝色运动外套,脚上的运动鞋已经看不出颜色,和周围化淡妆、拎名牌包,三五成群的俊男靓女相比,徐志航简直像从另一个世界走出来的人。这个来自河南新密今年19岁的小伙子,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许多,“我是学相声的,今年北电正好招这个专业,所以想过来试试”。徐志航说,他在河南省艺术学校上学,已经学了两年半的对口相声,从小听姜昆、马季的相声长大,非常喜欢说相声。

徐志航没参加过专业课辅导,在朗诵、形体等方面都没什么经验。“我以前在县里电视台说过相声,得了荣誉证书,还给一些朋友做过演出,都是有报酬的”,徐志航说,自己有比较丰富的演出经历,这次来北京参加考试没法带搭档,他就在朗诵环节准备了一段传统相声。说起这段与众不同的才艺表演,徐志航很兴奋,“当时我说,今天我为大家准备了一段相声贯口《八扇屏》,话音未落,所有的老师‘哗’抬起头看我,周围的同学也看着我,大家都特别感兴趣,新鲜!”

看周围来报考的考生都穿得花枝招展,还有人手里拿着宝剑等道具,徐志航觉得没必要,他也不在乎这个,“考试嘛,就看你的实力,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眼神、动作,作为一个考生,没必要放太多的精力在外表上”。初试回去后,徐志航有些沉默,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”,他说,来考试的时候就做好了思想准备,可没想到比自己条件好的人这么多,“今年估计希望不大了”,他说。

“我最大的理想就是当一名相声演员”,如果考不上,毕业后就随便上一所大学,或者外出说相声挣钱。他觉得,河南人对相声不太感兴趣,天津的高手又多,现在自己还没想好去哪儿合适,“将来不管干什么,只要自己开心,能说相声就行”。本报记者贾卉一

寻求出路型

“保险起见报考艺术类院校”

穆凡宇,出身山东一相声世家

来自山东济南的穆凡宇虽然报考了表演专业,但他出身相声世家。穆凡宇的爸爸穆旭光16岁拜师学习单口相声,2002年在济南成立“大木曲艺社”,曾参加2006年第三届CCTV相声大奖赛专业组比赛,手下带有六七个徒弟。如今,穆旭光的曲艺社已经进驻大观园茗曲阁(一个专业的曲艺演出场地)。

穆凡宇进去报名时,穆旭光的心态很复杂,自己演出这么多年,儿子也从小跟着,即便只是看,也培养出一些对曲艺的感觉和素养。但最大的问题是,儿子根本没接受过系统训练,和那些从小拿画笔、练芭蕾的孩子比,专业实力差一大截。考试前他想训练孩子,但这和带徒弟不一样,“狠不下心,儿子也不听”。

穆旭光说,其实一开始没打算让穆凡宇学艺术,也就没把他当徒弟来培养。上高中后发现,儿子的学习成绩不太好,又不愿出国。保险起见,穆旭光才决定让孩子报考艺术类院校,“试试看吧,我希望能给孩子提供一个平台,让他自己选择。”

去年,为了突击提高专业课成绩,穆旭光找来山东艺术学院的朋友给儿子辅导,两个月下来花了三万多。上课的效果还可以,目前穆凡宇报了传媒大学、中戏等几所学校的表演专业,北电的相声专业,并已经通过了传媒大学的初试。

这次考试前,穆旭光教了儿子一段传统相声,“是我门儿里的段子,别家没有,内行人一听就知道”,虽然他希望儿子能考进艺术院校,但心里也清楚,学曲艺苦,“重实践,没有五到七年的实践经验登不了台”。

穆旭光曾经郑重地问过穆凡宇,“你到底是喜欢相声,还是为了艺考才选择相声?”儿子的回答很谨慎,“各占一半”。这位父亲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儿子能考进大学,在学校里学做人、学独立,学会对艺术的领悟和感觉,“如果他考到北京来,我打算把我的曲艺社也带来,济南的房子卖掉,全家搬到北京来”。本报记者贾卉一

舅舅全力辅导希望外甥“有学上”

凌宇(化名),北京某艺术类高中高三学生

2月24日,春季的北京披着一层灰蒙蒙的薄雾,在南锣鼓巷闲逛的人们有些意外地发现,通往东棉花胡同的岔路上进进出出、衣着靓丽的年轻人手里拿着几张表格,表情疲惫却兴奋。这是中戏表演系的报名首日。

在报名处外面等候的家长们闲着无聊,几个一堆儿地凑着聊天。唯独一个留长发的男人倚在传达室门口,显得格格不入。他叫徐子超,是北京一家广告公司的导演,戴大墨镜、束长发,乍一看极像谢贤,今天是陪外甥来报名的。

徐子超说,外甥现在北京某所艺术类高中读高三,学习成绩很不理想,父母拿他没辙,只好由舅舅出手管一管。徐子超说,考虑到外甥文化课成绩不高,便想让他尝试走艺术道路,“至少能有个学上吧”。

徐子超没法干涉外甥在学校的成绩,却信心十足地包揽了专业课的辅导任务——只要有时间,他就把外甥叫到广告公司,逼着他在摄像机面前表现。这样的特殊培训持续了两三个月,朗诵、台词、小品等都按照徐子超的经验来,没有参加任何校外辅导班。用他的话说,自己作为“圈里人”比较有经验,“知道应该怎么演”。

正说着,外甥凌宇(化名)出来了,白净瘦弱的一个小伙子,看起来很腼腆,眼神躲闪、不爱讲话。“就知道篮球、玩游戏”,徐子超边数落,边拍了拍比自己还高一头的外甥,“如果不是我妹妹的儿子,我才懒得管呢”。

凌宇听着,只是笑,他害羞的样子很让人怀疑是否适合从事表演行业。凌宇玩了几年篮球,平时没事爱画漫画,也会构思一些虚无缥缈的故事,这些似乎都和他现在报考的专业不沾边,或许导演、美术更适合他。

徐子超说,家里也曾想过让他学动画,但最终还是转投表演。另外,徐子超希望外甥天马行空的想象能力能够有助于他的临场发挥,“他可能会展现出和同龄人不一样的东西”。

凌宇看着舅舅笑,他说,自己对报考中戏的表演专业也没什么把握,北电也报名了,只想着最好能考上大学,“因为有学上才会有机会,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”,这是他在交谈中说得字数最多的一句话。本报记者贾卉一